<track id="gm1t6"></track>

      <legend id="gm1t6"></legend>
      <span id="gm1t6"><output id="gm1t6"></output></span>

        <track id="gm1t6"></track>

        <track id="gm1t6"><i id="gm1t6"></i></track>
        <optgroup id="gm1t6"><li id="gm1t6"><del id="gm1t6"></del></li></optgroup>

        河南省社會科學院歡迎您!今天是

        henan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社科院logo

        王永寬:盤古女媧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2018-12-06   作者:王永寬
        【字體:

        編者按:2018年11月22~23日,我院王永寬研究員參加了在西華縣舉行的“中華文化(西華)論壇”,并在會議上發言,現將發言內容發布如下,以饗讀者。

        黨的十九大政治報告中,第三、第七部分兩處提出“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這就是今天人們耳熟能詳的“兩創”原則。這一重要命題,是黨的十八大以后提出來的。根據我個人的考察,這是習近平總書記于2013年12月30日在主持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體學習時的講話中首先提出來的,當時他說:“努力實現中華傳統美德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后來他在幾次重要講話中多次提出兩創,如2014年2月24日在主持政治局第十三次政治學習時的講話,同年9月24日在紀念孔子誕辰2565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上的講話,同年10月15日《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2016年5月17日《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同年11月30日《在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的講話》,都提出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并且不斷地作出新的闡釋。到2017年10月寫入黨的十九大政治報告,兩創原則就成為全黨一致認定的關于繼承傳統文化的一個重要的具有戰略意義的觀點,成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從兩創原則的提出到成為學術文化界、文學藝術界以及黨領導文化工作的指導思想,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對于黨的思想建設的一大貢獻,在當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事業中具有特別重要的理論意義和現實意義。

        現在,我們探討及研究盤古女媧文化,利用西華縣現有的古跡遺存對盤古女媧文化進行開發利用,我認為也必須堅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兩創的提法包括著四個關鍵詞,就是創造、創新、轉化、發展,盤古女媧文化的全部內涵和這四個關鍵詞都有密切的關系。盤古和女媧是中國古代神話傳說中的偉大人物,如果從古代神話反映著遠古歷史的觀點來看,盤古女媧也是中華民族早期文明史上的文化英雄。盤古女媧傳說所體現的文化精神,和當代的時代精神非常契合,在當代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事業中具有很大的弘揚與利用的價值。怎樣進行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從盤古女媧文化的思想內容方面思考,我認為,堅持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主要有四點。

        第一,盤古開天辟地的傳說,從歷史真實的角度來看是荒誕的,而從神話的角度來看,它反映了人類文明之初對于宇宙形態及天地產生的朦朧認識,它又是真實的。開天辟地表現的是人類偉大的創造精神,在當代能夠自然轉化為中華民族新時期的創新精神。創新是當今重要的時代精神。黨的十八大政治報告中“創新”一詞出現46次,十九大政治報告中“創新”一詞出現42次,尤其是十九大政治報告中關于創新有不少新的提法,如建設創新型國家、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進行創新思維等,都賦予了創新精神新的內涵。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時時處處都體現著創新的精神。創造和創新是文化的生命所在,是文化的本質特征,盤古開天辟地的傳說是中華民族偉大創造精神最早的淵源,在今天轉化為中華民族新征程上的創新精神,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第二,女媧補天的傳說同盤古開天辟地的傳說一樣,從歷史真實的角度來看是荒誕的,而從神話的角度來看,它反映了人類文明之初人類戰勝自然災害的主觀愿望和客觀實踐,表現了原始人類大無畏的奮斗精神。關于女媧補天傳說的真實性,古人曾經從歷史真實和科學常識的層面提出懷疑,王充在《論衡·談天》篇中提出疑問說,天非玉石之類,豈石所能補?女媧雖高,豈能及天?不能及天,又哪有階梯可上?而且,斷鰲足作為四極的支天柱也是荒唐的,王充說,鰲足既然能支天,其身體必大,女媧怎么能把它砍斷?等等。這樣的辯駁太拘泥于歷史的真實了,而從文化學的角度來看,當代學者對于補天的具體含義,或者解釋為治水,或者解釋為抗地震,或者解釋為火的應用和冶金技術的發明等,其文化內涵所強調的是原始人類戰勝自然災害的主觀愿望與客觀實踐,所表現的是大無畏的奮斗精神。今天的世界上,都還會發生洪水、地震、海嘯、瘟疫、森林大火、戰爭畏脅、恐怖襲擊等災禍,中華民族及世界各族人民都還會面對各種災難和危機,因此,當代人還需要從女媧補天神話中汲取正能量,弘揚女媧治水、殺龍、滅鰲的英雄氣概和大無畏精神,維護人類必須的美好的生存環境。

        第三,在盤古神話傳說中,盤古是一位為人類也為世界獻身的英雄。如任昉《述異記》和張君房《云笈七簽》所記述的,盤古死后,其頭顱化為山岳,眼睛化為日月,脂膏化為江海,毛發化為草木,聲音化為雷霆,肌肉化為田土,等等,顯然都是神話中的荒誕虛構。但是,荒誕中蘊含有真理的成分,這樣的虛構反映了遠古時期中華民族祖先為爭取人類群體的生存而表現出的崇高犧牲精神,這在今天仍然應當轉化為新時代必須提倡的犧牲精神。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偉大事業中,仍然會遇到各種艱險和危難,在關鍵時刻和特殊情況下,仍然需要提倡犧牲個人利益而以維護集體利益,犧牲局部利益而維護國家利益,犧牲眼前利益而維護長遠利益。因此,盤古的犧牲精神仍然是當代中國人需要崇尚與弘揚的美德。

        第四,女媧摶土造人的傳說是遠古神話,但是這一傳說本身反映了古代中國人在文明之初對于人類起源的幼稚認識,同時表現出濃厚的祖根情結。盤古傳說中,任昉《述異記》說“盤古氏夫婦,陰陽之始”,就是認定盤古氏夫婦是人類最初的祖先。宋代胡宏《皇王大紀》所說的,“盤姓為萬姓之先,則不可沒者也”。從氏族形成的歷史來看,這樣的傳說未必是嚴肅的歷史結論,但這一傳說反映了中華民族的祖先崇拜意識,并由此形成中華民族祭祖崇祖的習俗。盤古女媧傳說中包含的祖根意識,在歷史進程中已經轉化為中華民族強烈的根親觀念,這在當代仍然需要弘揚和強化,以此作為增強中華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的重要紐帶。今天,每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一定要堅定文化自信,講好中國故事, 強化祖根意識,不能數典忘祖,那些所謂去中國化、去民族性的觀點,都是對國家的背叛,對民族的背叛。那些崇洋媚外思潮,那些對于民族傳統的虛無主義思潮,若任其泛濫是極其有害的。

        根據上述思路,對于盤古女媧傳說既要注重其歷史事實的研究,更要注重其文化思想的研究。關于盤古女媧其人其事,考訂某些歷史事實,如他們的生活年代、活動地域、陵墓地點等問題,固然是必要的,但是期望在這些問題上取得重大突破或達成共識是極其困難的。因而,探討盤古女媧文化精神,并且注重其精神在當代的弘揚,則是更重要的。關于盤古女媧的現有古跡文物,擁有、普查、修復、保護固然重要,但是在此基礎上進行開發利用,讓它在當代經濟發展及意識形態建設發揮作用,則是更重要的。

        總之,我們應該遵照“兩創”原則的要求,努力實現盤古女媧文化精神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聯系實際,開動腦筋,在盤古女媧文化研究方面力爭進一步深入,在盤古女媧相關的文化資源開發利用方面力爭有更大的成效。并且以此為基點,為西華縣地方經濟建設與文化建設,進而為實現中華民族全面復興的偉大的中國夢,不斷做出應有的貢獻。

        (作者王永寬,河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河南省文史研究館館員)









        責任編輯:璇子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王永寬:盤古女媧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WWW.JAV222,NET